收藏(0)
这片地处京城西北五环外的码农集散地,驻扎着百度、网易、新浪、滴滴等一众互联网龙头企业。每天,都有数以十万计的青年人才在这边来了又去,人头攒动,他们就是西二旗人。不同于望京白领,CBD精英们在衣食住行方面的精致低奢,西二旗人是低调更低调的存在,公司食堂早午餐,出门小蓝摩拜随便选,一身高配优衣库的装扮,都证明着西二旗人有着不一样的生存理念。

西二旗人对于优衣库的喜爱程度可以从他们女朋友身上体现(本文只讨论有女朋友的西二旗人这一群体,如有误伤,纯属故意),爱她就带她穿优衣库。

一个传媒行业工作的女性朋友跟我吐槽,在跟她的西二旗程序员男朋友交往之前,她穿轻奢,背Gucci、LV,她男朋友穿着一身优衣库;到后来,她教会了男朋友认识Gucci、LV,男朋友教会了她穿优衣库。这种“同化”程度不亚于东北话在任何一种方言里的杀伤力。

618、双11,在别人拿着手机,蹲在电脑旁,守着优衣库的零秒倒计时的时候,西二旗的程序员们早已不动声色地设置好程序,棉麻短袖,赤橙黄绿青蓝紫各来一套。强烈建议优衣库出一套程序员专款,图案当然就是C++和Java啦,不过他们可能会因为哪件最好看而打起来。

午餐,西二旗的程序员们偶尔会几个人一起去外面的餐馆聚一下。11点50时,首先有人起头“走啊,吃饭去……”,“等我修改完最后一个bug”,1点,“再不走,待会就要测试出新的bug了”。

到了老地方,“水煮肉片,干锅土豆片,娃娃菜,再来个拌黄瓜,老板,再送我们个汤呗……”,“好好,还是重口对吧?对了,你们界面最近老是闪退啊,打车的时候出现好几次了,什么时候升级完啊?”,每一个西二旗的餐馆老板都可能是你加班路上的监督者,前进路上的助推器,除了老板的deadline,你可能还会遇到餐馆老板的灵魂拷问。

不去外面餐馆还有公司食堂,当然这时候很有可能遇上PM,“嗯,上午的时候我又有了一个新的想法,哎,你别走啊 ,饭还没吃呢……”。

西二旗人不会住的太远,你懂得,昌平便成为首选,于是诞生了第一个“程序员社区——昌平区”。为了合理利用租效比(租金和使用效率比),他们一般很少租冠寓、泊寓等品牌公寓,毕竟在公司待的时间比在家多的多的多。

沙河,回龙观,上地是西二旗人选择居住位置的地理上下限,毕竟再远,加班打车费就报不了了。

这个区域除了租住的西二旗人,剩下的就是拥有70年不动产的低调人士了。他们或者是父母庇荫购房比较早,或者是由发量换取的“居住权”,甚至有发量越少房子越大的趋势。

脱离外表这种肤浅的审美方式,“发量”一般是西二旗人阶级“递增尊贵”的标志,发量越少,意味着专业技能越高,自有住房,更成功。(不严肃考证)

地铁是西二旗人首选的交通方式,每天清晨天一亮,西二旗抢滩战正式打响,先来的人占据了有利位置,不由的喜上眉梢,稍微来的晚一点的人也不是那么担心,因为多次的经验告诉他们,就算自己现在是棵白菜,待会也会被后面的人带上去。来晚的人就比较焦灼了,一方面不想带中间那波白菜,一方面自己也想成为白菜。

有个段子说,如果恐怖分子劫持西二旗地铁,中国互联网会病入膏肓吗?不会,因为恐怖分子也动不了,还怎么劫持。

挤过了让人怀孕又流产的昌平线和13号线,上班路上的九九八十一难,才是过去了一半。从地铁出来便是后厂村终极抢位战,战斗首先从共享单车工具的获得打响。

一大波程序员将要抵达,请各家共享单车运输人员保护好自己,只见刹那间,首先冲出的小哥,抢到了一辆小蓝,得到了后厂村争夺战的第一张入场券。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加入战斗,剩下的机会不多了,只见一个小哥直接冲上了运输车,自己搬下来一辆摩拜。

抢到单车只是意味着在这场争夺战中你获得了入门的工具,真正的战斗永远是惨烈而煎熬的。

最先入场的高级玩家,大巴,私家车早已将通往胜利的大道挤的水泄不通,考验真正技术的时候到了,走位,闪躲,抢。摩拜小哥后来居上,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蛮力菜鸟,还是太年轻了。

9点,小哥稳稳的将摩拜停在了滴滴楼下,“坏了,今天抢错车了”。

西二旗的生活和其他地方一样又不一样,我们穿着万年不变的优衣库,但是很舒适;虽然时常被除了老板以外的人“关心工作”,但是餐馆和食堂的味道还不错;住的虽然有些远但是一起赶路的人很亲切;不断加班修改bug但是获得了不菲的收入,除了发量(咳咳)。生活不就是这样嘛,经常努力,经常满足!

仅一条评论

请输入你的评论!
请在这里输入您的名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