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(0)

7月8日消息,央行支付结算司副司长穆长春发文谈及Libra,他表示日前Libra创造的是跨境自由流动的可兑换数字货币。这类稳定币的出现和发展,无论是从对货币政策的执行还是宏观审慎管理的角度,都离不开央行的支持和监管,以及各国央行及国际组织的监管合作。

穆长春原文如下:

2019年6月18日,有着27亿用户的全球社交媒体巨头Facebook发布了数字货币项目Libra的白皮书,引发了美国及全球各大货币监管当局的关注。稳定币设计、绑定一篮子低波动性资产的数字货币Libra,究竟会对货币政策、宏观审慎管理、数字货币的技术路线等问题产生何种影响?

Libra的等值储备,与我们DC/EP(Digital Currency/Electronic Payment,数字货币/电子支付,是中国央行在研究中的数字货币——编者注)采取的100%准备金是一回事,当然,DC/EP的准备金安排也与银行准备金一致。按白皮书所披露,Libra的储备资产包括现金存款和政府债券,而且Libra储备资产不向用户付息,利息会用于系统运行成本、分红和系统升级。这个结构有点像货币市场基金,或者类存款机构的影子银行,而且盈利要求比较高。

目前Facebook一直回避关于牌照的问题,坚持说不需要牌照,应该由合作机构去拿牌照。另一方面,运营机构Calibra能拿到的电子货币牌照(MSB)并不能满足这个影子银行的安排,必须把资产交给央行或有牌照的机构托管。如果由央行托管,一般来说是无息或低息的,很难达到要求的盈利水平。所以,很可能是金融机构托管,进入机构资产负债表,金融机构在资产方进行资金运用。虽然资金运用注重的是稳定性和低风险,但是,目前最安全的政府债券经常是负收益,用主动策略进行资产管理要盈利并不容易。这会增加Libra储备资产减值风险,导致币值向下波动。

仅一条评论

请输入你的评论!
请在这里输入您的名字